首页 > 企业文化 > 田园文学
 田园文学
  博长之歌
  文化理念
  宣传片
  团队文化
  董事长言录
  田园文学
服务热线

博长控股办公室
电话:0738-5362702
传真:0738-5362702

冷钢销售部
电话:0738-5362809
传真:0738-5363218
网址:WWW.HNBCKG.COM

冷钢采购部
电话:0738-5362693
网址:WWW.HNBCKG.COM

 

鸿雁飞飞

文章作者:钱志龙 来源:博长报 发布时间:2013/12/11 11:12:37 浏览次数:
 

   “鸿雁,鸿雁,飞飞,飞出一字;鸿雁,鸿雁,扯扯,扯成人字。”村子高处经行的雁阵,一下子将我们的目光带进冬天。一首童谣,二句词,反复吟咏,高分贝的音量放大了一群孩子的惊喜……

回想中,是雁阵为童年捎来冬的消息,如今谁又来拉开冬天的序幕呢?换一个角度,改变一下思路,或许能找到答案。

步行街出口有一个烧羊肉串的,是新疆来的。等我注意到他的存在时,冬天早就落得到处都是了。天空中不断有叶子飞坠而下,像先行到达的候鸟,有些得意,又不无无奈。他近旁有几个摩的司机,个个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跨在摩托车上,在等待生意的到来。这些人的冬天似乎来得更早,对冬天他们也更敏感,早早地就把羽绒服穿上了。他们的日子里总是有吹不完的风,冬天的风是个啥滋味,他们最清楚。这几个司机的摩托车把新疆人围了起来,整体上呈一个规则的半圆,他就是圆心。与这些司机比起来,卖羊肉串应该算悠闲的了,不必有那种焦急等待的表情,也不必有跟人抢生意的顾虑,前后一条街通到底,统共只有他一个卖羊肉串的。没顾客的时候,他就守着他那一份悠闲,悠闲是一种表情,反映的却是人的心境。若要说新鲜一点的,只有他头上的那顶帽子,印象中那就是正宗的新疆人戴的帽子。这顶帽子就是他的招牌所在。他从不叫卖,喊话的活儿全留给那顶帽子去完成,看他那个得意劲儿,似乎对自己的帽子很有信心。我吃过他的羊肉串,而且不止一次,入口很鲜,很嫩,其余就全都是辣了,吃起来就特别过瘾,也特别踏实。如果没错的话,他已经不是头一次来了,以前他总是摆在一家大超市的门口,现在步行街最热闹,人气最旺,他就换了地方。他从遥远的新疆一路赶过来,我内心里总是很坚定地认为,他一定克服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困难,也吃了许多说不出的苦,尽管他总是一副很悠闲的样子,似乎已经找到了理想中的冬天。

冬天并不独归于哪一个人。

冬天,在这个小城里还有一个人,比谁都更悠闲。他是一名流浪汉,当“犀利哥”正串红网络的时候,我顺便就把这个有点份量的称呼安在他的头上。要说比帅气,他一点都不输给“犀利哥”,可他的装备明显地不如人家,他身上只有一件淡紫色的夹克,一条浅绿色的单裤,另外还有一件白色的衬衣和一件杂色的毛线衣。看得出,毛线衣是手工织就的,究竟是捡来的还是好心人施舍的,只有他本人知道。去年的整个冬天,他一直在我的视线里转悠,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义务检查垃圾桶,看看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,一有收获就往嘴里送。他的做法十分令人吃惊,动机却十分地单纯,就是让自己能够活下来。他是自由的,虽然一无所有,至少还拥有一个完整的自己,可以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式一路走下去,尽管他走的这条路并不为他人认可。他活在我们的生活之外,他只属于他自己。冬天之后是春天,春天连着夏天,气温一路回升,不可阻挡地冲破了37摄氏度这条界线——我们人的体温线。在炎热的酷暑季节来临之际,他就不见了,毫无声息地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,消失在无人知晓的时间。气温慢慢回落,慢慢地滑进了冬天,触景生情,于是,又想起了去年,想起流浪中的他。突然,一个淡紫色的背影闯入了我的视线,不错,是他,他又回来了,与冬天一同回来了。像一只离群落单的孤雁,他还是踅回来了。一切都是老样子,仿佛什么都没有变,只是把去年的那段时光打包搬了过来,把相同的时间再重复一次。但淡紫色的夹克更淡了,也更脏,左边的那只袖子破损了,一副很受伤的样子。在我生活的这座小城里,还有没有让他看好的冬天呢?去年好过,今年还会好过吗?叫人真替他担忧,尽管我的担忧对他不起任何作用。

不断地有人像候鸟一样飞入这个冬天。

街头卖红薯的那个小伙子只是一个补充。他是乡下来的,他烤的红薯也是从乡下来的,说不定还就是他自己种的。他在这城里租了房子,刚来的时候,他首先把一袋一袋的红薯扛上楼,然后再把烤炉推出来。生火,加煤,上架子,这些事全部是他一个人完成,从未见过他还有别的帮手。他有点木讷,不怎么爱说话,每次见到他,他总是一言不发地在摆弄他的红薯,要不就是两手相握置于腹前,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前面的马路,神情像受了惊的样子,对身外的这座城市他还需要时间来适应,毕竟这里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乡下。他的神态泄漏了他的心思,其实他不想站在这里,但是为了能把红薯卖出去,他又不得不站在这里,有点被迫的意思。可是,跟去年相比,他又显得老练、稳重一些了。这并不矛盾,人总是会变化的,尤其是他这样的年轻人,变化往往更大,说不定到明年,他就能坦然面对眼前的一切了。他一共有两个去处,两处都在街道的拐角上,上午在这里,下午就移到另一处,程式基本固定不变,上午绝对不会出现在下午的位置上,同样,下午在上午的地盘上肯定见不到他。他的主要家当就是那只烤炉,跟他的人比起来,烤炉要显得魁梧多了。烤炉整个安在一个铁制的架子上,架子的长度足够,这样就有多余的长度搁下两只塑料篮子。篮子里是生红薯,装得很满,两只篮子一上一下竖着叠在一起。架子下面装有轮子,再重也推得动,一推就走。那些轮子并不是固定的,在行进中可以随意改变方向,移动起来相当方便。他为这个城市的冬天带来了清香,从这股清香里隐约可以嗅出乡间那份特有的清新,附带一丝泥土的气息。他出现在哪里,红薯的清香跟着就弥漫到哪里。有时还未见到他的人,就先闻到那股清香了,几乎是不可抗拒的诱惑。我没买过他的红薯,但是吃过。一次与人遛街,碰巧路过,在那股诱人的清香的提醒下,有人半开玩笑的说,请客吃红薯。好,红薯吃了好,众人争相响应。红薯我以前在乡下吃得多了,有时上学带两块熟红薯就是半天的口粮,早餐、中餐全在这上面。红薯对我有养育之恩,感情基础早就建立了。这个乡下来的小伙子,在这个冬天帮我打开了那扇记忆之门。曾经的岁月在喉舌间复苏过来,细细地咀嚼,久久地回味,忽然间发现这个卖红薯的小伙子离自己是这样近,他分明就是多年前的那个我。我仿佛又回到了乡间的那片天空下,看鸿雁高高地飞过,手里握着那首二句话的童谣。

   “鸿雁,鸿雁,飞飞,飞出一字;鸿雁,鸿雁,扯扯,扯成人字。”卖羊肉串的新疆脑壳,一无所有的流浪汉,还有卖红薯的小伙子,他们以各自的方式飞入这座城市,并把这里看作是可以落脚的天堂。他们不是单个的人,而是一起的,是一支队伍,像雁阵一样横越这个城市的冬天。
分享到:
上一篇: 梵净山驴行记
下一篇: 感恩企业 珍惜岗位